雪纖瘦黑店只是謠言

關於部落格
健康的光學儀器瘦身減肥法
  • 2395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已經是壹個令人神往的崇高的精神境界

 自小我就知道,我家背靠著的那座大山,它的山頂叫“六塔界”。我壹直感覺到,我們這幾十戶山腰山腳靠山而居的莊戶人家,祖祖輩輩吃、穿、住、用都是這大山所賜。
 
我上學後,每逢節假日,便夥同幾個年齡相仿的夥伴在山裏轉悠,或打點幹柴,或割點豬草,或采些野果。有時還搞壹點副業,如挖續斷、挖白芨、摘五蓓子、剝構樹皮,這些東西滿山都是,把這些藥材之類采到家裏曬上十天半月,就可以到供銷社換錢。這時買頂帽子或買雙襪子什麽的就不用問大人要錢了,興許還能給書包裏添壹兩本讓同夥羨慕的連環畫。總之,在那時的我心目中,這座山簡直就是壹座寶庫,我也總是為自己擁有這麽壹座寶庫而驕傲。
 
記得第壹次登上山頂是壹次挖續斷,同去的夥伴輩分比我高,我叫他“福叔”。我們從家裏出發,沿著壹定的路線往上挖,沿途我們用野果充饑、用山泉解渴,當我在荒山野草裏顯得精疲力竭的時候,福叔便招呼我:“快到山頂了,那頂上好大壹個坪,特好玩。”我壹下子又精神抖數起來,壹鼓作氣直鉆到山頂。
 
“哇,好大的壹塊平地啊!”
 
在壹個大山裏的孩子的眼裏,這地太平曠了,這山太高聳了,我甚至懷疑自己快到天上了,以至於不敢大聲說話,怕驚動了天上的神仙。
 
我環顧四周,北西南面有東山峰等更大的山護衛者,東面也有大山,但略微低了壹些,給我們的視線留了壹道缺口。福叔邊指點邊告訴我,這六塔界北與賀龍當年的根據地----賀家臺遙相呼應,南與解放軍當年剿匪的槍刀峽遙遙相望。
 
我收回眼光,在山頂四處搜索著,福叔好奇地問:“妳在找什麽啊?”
 
“這裏不是叫六塔界嗎?怎麽壹個塔也沒見著啊?”
 
“這裏沒有塔,前人胡亂的取這麽個名字而已。”
 
我沒有再問,但我始終沒有滿足於他的這個答案。
 
我從此開始探尋“六塔界”這個名字的淵源。可是,除了查到我國河南濮陽有壹個“六塔鄉”之外,在就只有土耳其王國有壹個“六塔寺”,這座清真寺位於伊斯坦布爾,瓷磚全由藍白兩色構成,又稱藍色清真寺。它建於17世紀,據說當時只有回教聖城麥加的清真寺才能擁有六根塔尖,藍色清真寺在修建時,建築師聽到國王素檀何密壹世“黃金的”命令,沒想到“黃金的”與“六根的”音很相近,結果就逾矩修了六根尖塔,它便是世界上獨壹無二的劉塔清真寺。
 
我又有些失望了,這些與我們的“六塔界”都搭不上什麽關系啊?
 
我參加工作三十幾年了,這六塔界還是靜靜的沈睡在那裏,沒有任何的變化,我對“六塔界”的疑惑也沒有任何的改變。直到今年三月壹日,我回老家,聽到六塔界上異常的熱鬧,我情不自禁地沿著新整修的簡易公路追上了山頂。兩臺挖機正在擴修公路,山頂上成片的整理好了的平地。有兩個外地人和我們村子裏的六個人有說有笑的忙活著。壹打聽才知道那其中壹位就是到這裏投資開發的王總,現在是我們村的名譽村長。我還了解到他們開發的項目有種油茶,把整個大山變成壹片綠色,旅遊,建烈士陵園等。
 
“烈士陵園”這四個字壹下子觸動了我的心靈:“六塔”和“烈士陵園”是那麽的契合,這是不是壹種天意:那些拋頭顱灑熱血的先烈理應長眠於這聖潔的土地上,理應受到後人的頂禮膜拜!
 
感謝我們的名譽村長王新發,感謝我們的父老鄉親,是妳們揭開神奇的“六塔界”神秘的面紗,是妳們喚醒了這成睡了千百年的神奇的土地,賦予了它以神聖的使命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